归去来 50集全

主演:
唐嫣罗晋
导演:
唐嫣罗晋
类型:
电视剧 剧情爱情
地区:
内地
年份:
2018
归去来 第1集
四年前,本科新生一进清华,宁鸣爱上经济管理学院女神缪盈。不幸的是,缪盈高不可攀。宁鸣开始暗恋,缪盈吹陶笛,宁鸣也去学吹;缪盈喜欢攀冰,宁鸣就挤进清华登山队。在西藏绒布冰川,两人因为坠冰,无限靠近;跨年夜,宁鸣用大屏幕匿名示爱,成为一个不朽的传说;宁鸣攒了三年勇气,想在毕业季表白,却因撞见缪盈青梅竹马的书澈,放弃。从此,宁鸣和缪盈,像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,各奔东西。他对她刻骨铭心的暗恋,止于唇齿,掩于岁月。宁鸣以最快速度搬离学校,缪盈也以最快速度订票出国,不约而同都把流连压缩到最短。出国前一天,缪盈为自己主动去找宁鸣,可宁鸣还是把爱烂在心里。直到缪盈前往机场,宁鸣倒数着她离开的时刻,才扔下正在进行的面试,向机场狂奔!这也许是他生命中最后一次撒欢!但撒得再欢,也只是在机场远远目送。
归去来 第2集
书澈挂念被送往医院的缪盈,心急如焚,拉着萧清冲上开往医院的高速路,浑然不觉已经超速,直到警笛大作,警车紧追,扬声器命令书澈路边停车,他才惊觉自己违章了。书澈停车,趁警察没赶到,问萧清是否有驾照并拜托萧清,告诉警察说是你开车,不是我,这样最多就是罚款,一切罚款由我承担。书澈解释说因为他驾照前不久被吊销,还没来得及去缴纳罚款和申请复照,一旦被警察发现他无照驾驶,罪加一等,恐怕就不是罚款的简单处罚了,搞不好被诉上庭,乃至入监。俩人正掰扯,美国警察赶到,万万没想到——警察大叔操一口东北话,说:我听到了你们的对话,这位大哥,我现在以超速,无照驾驶,诱使他人顶包三项罪名对你提出指控,予以逮捕;这位大姐,你有义务向警方提供证词。说完掏出手枪对准书澈,摊上大事儿了。
归去来 第3集
胖姑娘名叫绿卡,拜见成伟时自称儿媳,成伟对这个莫名其妙的儿媳横眉冷对,问你和成然什么时候结的婚?半年前。双方自愿吗?卡拿出婚姻证明,白纸黑字,美利坚合众国承认,不容置疑。成伟没客气:你是看上我家产了吧?绿卡报以呵呵:公公您想多了,你家有的,我家都有;你家没有的,我家还有。成伟杀到成然病房,儿子一见老爸,双膝着地长跪不起,解释自己是商婚!女方为获得绿卡,支付酬金假结婚。成伟百思不解:一个商业巨子的富二代,为商婚就把自己卖了?成然委屈哭诉:都是父亲经济制裁惹得祸。
归去来 第4集
成伟示意属下向书澈案警察行贿,未果,此时进门的康律师带来一个突破性进展:有人听公路巡警自己说中文水平并不高,不确定自己在现场完全听懂了两人的谈话。并表示萧清是左右法官判决的关键点,暗示成伟找萧清翻供。成伟派汪特助找到萧清,希望她能在法庭翻供,承诺为萧清缴清三年学费,被萧清拒绝。成伟无奈,又让缪莹出面找萧清帮忙,萧清出于人情答应。康律师和书澈缪莹讨论庭审情况,告诉书澈,萧清已经答应翻供,并会以由于英文程度不够好,没听懂警察问题为解释。离开律所后,书澈向缪莹说出他多年的心结:6年前,他无照驾驶撞了一个女生,车祸现场惨烈,司机让他赶紧离开,父母为保全书澈,让司机帮他顶罪,并做好一切善后工作。当书澈对这种行为提出质疑时,书望告诉他:常人犯错,损失的是自由和钱;但如果你不是一个常人,除了自由和钱,还会损失一样常人没有的东西——名望。自由和钱受损,毁不了一个人;但名望受损,会输掉整个人生。
归去来 第5集
康律师再次和缪莹书澈坐在一起,进行开庭前的最后演习,书澈的思绪又飘到六年前车祸的民事调解庭现场,缪盈看出他心不在焉。在离开律所后,缪盈询问书澈原因,书澈告诉缪盈他在车祸之后的每年假期,都会去那个被撞女孩的家附近转,一直到她出嫁那天。她嫁给了一个聋哑人,脸上挂着所有婚礼上的女孩都有的幸福笑容,书澈认为如果不是自己犯错,她会比现在更开心更幸福。缪盈开解书澈,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,但书澈认为,人心中关于对错的定义永远在那里。"怎么做是对?怎么做是应该?"书澈问出这样的问题,缪盈认为这两个是一回事,应该做的就是对的。但书澈却说这两件事往往是南辕北辙,该做的不一定对,对的未必该做。
归去来 第6集
缪莹察觉成伟态度暧昧,在书澈走后找成伟谈心。成伟表示希望他们晚两年结婚但却不能说出真实原因,只告诉缪盈现在不是最合适的时机,而结婚也并不只是两个人的事,他提醒缪盈要认清自己的身份,看清从出生就背负的家族使命,因为不是平常人的孩子,所以没有平常人的自由。缪莹知道这并不是真正原因,离开别墅去找书澈。缪盈进门时书澈正和父母打电话谈结婚的事,书望因书澈每次做重大决定前都不与父母沟通而生气,指责书澈隐瞒被起诉被庭审的事情,还一意孤行的认罪留下案底,而书澈认为自己在做对的事情,书望认为书澈这是为了摆脱自己,坚持所谓的个性独立和自我实现,但一切不建立在经济独立上的个性独立都是扯淡,并明确表示不同意书澈现在结婚。
归去来 第7集
萧清多日联系不上父母,终于联系上父亲时,发现父亲对母亲的事情有所隐瞒,转而联系小姨,得知母亲一周前车祸住院,还在ICU,至今未醒,萧清表示自己要回去照顾母亲,而小姨说现在正是用钱之时,需要避免不必要的花销,希望萧清安心念书。萧清泪流满面。缪莹和书澈接到书澈妈,书澈问母亲这次来的目的,书澈妈表示因为两个人突然说要结婚,她必须来一趟。书澈以为母亲是要来阻止他俩结婚,书澈妈却意外的说自己不反对他们两人结婚,于是缪莹提议书澈妈与成伟见面。萧清找安德森教授询问申请休学程序,告诉他家里发生的事情,但安德森教授希望萧清再慎重考虑休学的决定,如果休学超过5个月,就算做退学,学校将不再保留学籍,如果再想回来学习,就要按照新生方式重新申请入学。
归去来 第8集
萧清下定决心准备回国,她拒绝接听父亲的电话,并对安德森教授进行告别,打算回国再寄回休学证明。安德森教授同情萧清的处境,希望萧清不要太着急回国。萧清表示自己想尽快回国。回到家的萧清与莫妮卡聊天,说自己要离开一段时间,并向她倾诉了自己家里的情况,莫妮卡告诉萧清要换个角度看这个事情,有家可以牵挂是件好事。答应了书澈请求的缪盈,来到书澈妈住的酒店之后,她惊讶地发现自己的父亲成伟正与书澈妈在一起,缪盈不敢多想,只能告诉书澈自己今天有事陪不了阿姨了,书澈表示没关系。在房中,书澈妈交代成伟要解决丈夫的小三,不然很危险。而成伟告诉书澈妈放宽心,小三的问题他自会处理。同时,两人商量如何能够让书澈和缪盈不在当下结婚,成伟想出一个办法:在必要的时候,他会告诉缪盈原因,而以缪盈的性格,一定会又所犹豫。
归去来 第9集
萧清接到父亲何晏的视频电话,何晏告诉萧清,萧云现在已经脱离了危险,而且已经醒来了。萧清从视频中看到母亲艰难地用左手在纸上写下:我们一起加油!从来没有因为辛苦流过眼泪的萧清,在这一刻,哭了。视频通话里,萧清告诉父亲自己决定留下,继续完成学业,让何晏专心照顾萧妈,不要再为她的生活费发愁,她自己可以在这边打工。何晏对女儿满怀愧疚,说他这辈子面对层出不穷的金钱诱惑,第一次感到软弱,一伸手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。萧清告诉何晏,正是因为这件事让她清楚地了解到自己父亲是多么清廉的检察官,她为自己有这么一个父亲感到骄傲。父女相互勉励对方,一起加油。身在北京的码农宁鸣,每天被匆匆的时间和海量的编程推着,身不由己地滑行在平凡的轨道上,生活一成不变,爱情一潭死水。直到有次在大学里偶遇缪盈以前的大学闺蜜在拍祝福视频,他才知道:他一时一刻也没有淡忘缪盈。宁鸣随即做出了决定——通过缪盈闺蜜的手机定位到了缪盈在美国的位置。他申请了美签,用仅有的一点存款,买了机票,飞往旧金山。从思考,决定,出发,宁鸣没有一秒理性可言,他
归去来 第10集
面对父亲道出的真相,缪盈思考了良久,彻夜未眠。第二天早上,缪盈还是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出门。在民政厅的门口,她远远地望见书澈捧着一束花满心欢心地等待着自己,缪盈望而却步,最终没有出现在书澈面前。而一切,全落在了来找缪盈的宁鸣的眼中。宁鸣一路跟随着落跑的缪盈,来到书澈求婚的海滩,看见她站在那里失声痛哭,宁鸣内心也不是滋味。缪盈身心疲惫痛苦不堪,无助又无力让人很难受,她不知道如何向书澈解释,她无法告诉他真相:父辈的利益捆绑是股不可逆转,不容反抗的力量,这股力量不容许他们现在结婚,而她,无从选择。在民政厅门口的书澈已经等了缪盈很久,他打了电话给缪盈发现缪盈手机关机后感觉到不对,正准备动身去缪盈家,就碰见了成然绿卡等准备庆祝两人结婚一行人,才知道缪盈今早很早就出来了。大家分头去找缪盈。书澈一人找遍所有可能的地方,不见缪盈踪影,他不理解为什么缪盈要在两人领证前落跑,之前她明明欣然答应结婚。大家都没有缪盈的消息,书澈非常沮丧,书妈和成伟安慰书澈。缪盈开车来到一个小旅馆,把自己关进房间里,关掉了手机。
归去来 第11集
晚上,宁鸣跟着缪盈来到了一家酒吧。缪盈内心非常痛苦,借酒消愁。醉酒的她碰到对她意图不轨的流氓,酒吧小哥发现了端倪。宁鸣在一旁守护着她,及时打退了对她心生歹念的流氓,将醉酒昏睡的她送回了酒店房间。第二天早上,缪盈在恍惚间醒来,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酒店,想不起昨晚发生了什么,自己是如何回到酒店的。前台工作人员从这几天观察宁鸣的动态,发现宁鸣的确不是坏人,选择帮助宁鸣向缪盈隐瞒了他的出现。
归去来 第12集
缪盈和成伟谈论婚姻爱情,缪盈认为一旦书澈知道这些,就会怀疑两人的爱情不再纯粹或是从未纯粹过,成伟却说感情的长久是靠双方的利益互惠,而现在他的所做会让书,成两家及书澈缪盈的关系更牢固。书澈问书澈妈是不是他们暗中给了缪盈压力,书澈妈否认,可书澈想不通为什么缪盈会做落跑新娘,总觉得她隐瞒了什么。书澈妈说男女思维方式不同,可能只是缪盈突如其来的情绪难以消化,她从来没怀疑缪盈对书澈的爱,也觉得婚姻延期不关乎原则问题。
归去来 第13集
书澈找到了宁鸣,质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几天前缪盈住的旅馆。宁鸣向书澈坦白自己跟踪了逃婚的缪盈,但与缪盈连面都没见过,以及自己来到美国的原因和对缪盈的感情。宁鸣坦荡而真诚地向书澈解释他对缪盈的爱,他的爱情观十分感人,他觉得不以占有为目的的爱,就不会因为失去而痛苦,只会因爱而快乐。美国之行,他见到了缪盈,也就够了,是时候该回国了,与缪盈的一切告别。书澈被宁鸣"我爱你但与你无关"的理论打动了,突然意识到自己对缪盈的感情,比解释逃婚的原因更重要。他迫切地到商学院找到了缪盈,两人拥抱,冰释前嫌。而在机场准备登机的宁鸣,突然回头,离开机场,留在了旧金山。宁鸣打算继续留在美国,但是需要找到住的地方。他沿街寻找,来到了一家"日昌旅馆",黎老板是中国人,宁鸣就先住了下来。晚上,他告诉了自己的上司暂且还无法回国,上司生气地辞退了宁鸣。同时,他也告诉父母还要在美国留下来一段时间,让父母放心,自己最近挺好。而现实情况是他是旅游签证,他只能去找一份黑工,这样才能在美国生活下去。准备退房的宁鸣正好碰见酒店的中国老板
归去来 第14集
萧清想向书澈解释校内工的事情,书澈认为这并不重要。萧清又找到安德森教授,希望能将这份校内工归还给劳拉,即使安德森教授向她解释原本和劳拉的合约就已经到期,他只是把这份工作给了更需要的人,萧清依然坚持辞职。安德森教授提醒萧清不要找有风险的校外黑工,并表示会在下一学年帮她留意法律相关的工作职位。萧清告诉凯瑟琳和劳拉自己辞去了校内工,也解释了为什么自己在安德森教授的办公室哭,劳拉重新得到了校内工。萧清以德报怨的行为让劳拉对她刮目相看。宁鸣开始在日昌旅馆的黑工生活,黎老板强调了提醒"Time is up"的正确姿势,以及工作细则。宁鸣身兼数职,日夜颠倒,遇见了无数奇葩的房客。
归去来 第15集
店员刁难萧清,只有一个叫春田的厨子对她挺好的,但是这种"好",却有些别有用心。春田给她安排了轻一点的工作。深夜时分萧清正准备下班回家,没想到春田竟然还在等着她,他拉着萧清的胳膊要让她吃自己特意做的夜宵。碍于情面,萧清坐了下来,春田又撺掇着萧清喝酒,还话里有话地说这店里不收黑工,是自己和老板求情才会留下她的,萧清过意不去,只好喝了一杯,春田突然说自己对她有好感,以后会一直照顾她。看萧清没有说话,春田便起身去里间换衣服,萧清趁机赶快逃走。半路突然接到春田的视频电话,只见他裸露上身,给萧清看他的纹身,萧清吓得慌忙挂断电话逃走。
归去来 第16集
春田钻进店里拿着铁棍出来了,成然吓得逃到萧清身后,萧清看不惯无礼耍狠的春田,她猛然发力踢倒春田保护了成然。摆脱春田后,成然送萧清回家,两人的关系不知不觉的拉近了很多。成然劝萧清不要再打黑工了,如果缺钱的话自己可以帮她。可萧清拒绝了,因为这是她的习惯,从小她遇到困难,父母都不会直接出来帮助她,而是在背后默默帮助她。到家后,成然想吻一吻萧清,却被她用包挡住,第n次撩妹失败。成然半夜回家,露卡竟然在门口等着他,成然想偷偷溜回家不被她发现,可仍旧没逃出她的"魔掌",接受了露卡的电话吻别。
归去来 第17集
在病床上醒来的莫妮卡告诉萧清,自己小时候父母离婚。后来妈妈认识了莫妮卡的继父,有了同母异父的弟弟,逐渐与莫妮卡的关系疏远了,妈妈让莫妮卡一个人到旧金山生活。这次多年不联系的母亲来找只是为了她的肾。但是莫妮卡却希望能有个完整的家。莫妮卡的妈妈因为歉疚离开了旧金山。从医院照顾完莫妮卡后,萧清因没有好好休息而上课打盹,突然被教授点名起来回答问题,但萧清什么也回答不上来,教授批评了她。同在课堂上的书澈对萧清抱之鄙夷眼神。
归去来 第18集
宁鸣在日昌旅馆继续自己的晚班,遇到了"叫早"的困难,赖在房间里的客人总也不出来,宁鸣只好不断敲门,最后房间里"砰"开出一枪。宁鸣彻底吓傻。这一次宁鸣觉得是老天在警告他,任黎老板再加多少钱,他都不干了。宁鸣去缪盈学校告别,又是躲在远处目送,又是和以前一样默默跟随,这一段无能为力的感情不知该走向何方。书澈与风投公司签署合同,很轻易地获得了公司的"第一桶金"。缪盈私下给父亲打电话,问此事是否与他有关。成伟告诉缪盈有些事情一定会发生。缪盈明白这是变相贿赂。缪盈和成伟两人对话被隔墙的宁鸣听到,他十分震惊,也对缪盈的处境有了深入的洞悉,联想到之前的悔婚,他对缪盈产生了担忧。
归去来 第19集
萧清来到酒会碰见书澈,书澈以为是缪盈邀请萧清的,也就没在意。负责酒会的安妮知道萧清是调酒师,于是让萧清来到吧台准备。萧清在知道是书澈的酒会后就打电话回酒吧,请老板换人来替换她的工作,老板解释客人的附加条件就是点名要萧清来接单。萧清硬着头皮开始做准备工作,缪盈来到酒会,看见萧清时以为是书澈邀请萧清的。萧清解释她今天是来工作的,她在一间酒吧打工,接到订单让她过来调酒。缪盈想知道是谁让萧清过来的,萧清表示她也不知道。缪盈问书澈萧清是什么情况,以为是书澈邀请萧清。书澈奇怪萧清有一份校内工,为何在校外打黑工,同时提起酒水的事是缪盈负责的。
归去来 第20集
萧清来田园科技上班,书澈热情的为她介绍同事和交待一些工作上的事,萧清感到很满意。另一边,宁鸣也有了新工作,他在唐人街的一家中餐馆做事,平时上菜收碗十分的辛苦,晚上就打地铺睡在饭馆里。露卡真认了萧清这个老师了,竟然跑来图书馆找她,她说自己是真的想改过自新。看着她期盼的眼神,萧清也不忍心拒绝,其实她也是很可爱的女孩子,就是娇纵蠢萌了一些。露卡要萧清帮她指点人生方向,她说自己只会买买买,萧清建议她去做职业买手,但是职业买手也不好做,至少要去相关的学校系统学习一下知识才行,露卡突然间有了目标,整个人都振奋了。
归去来 第21集
缪盈和书澈逛街,她在服装店巧遇刘彩琪,思绪飘回三年前,刘彩琪是父亲的特别助理。两年前,缪盈去送一份档案,却撞见刘彩琪和书望见面。缪盈称没有合适的衣服,和书澈准备离开,却遇见鲁尼和刘彩琪。缪盈向鲁尼介绍书澈是她男朋友,刘彩琪称书这个姓氏很特殊,而她还认识一位姓书的人。缪盈闻言拉着书澈离开,称他们的电影马上就要开始了。缪盈拉着书澈急急地离开,书澈心里很多疑问,他们的电影还有足够的时间,也奇怪缪盈之前怎么没给他介绍这个鲁尼,又是做什么的,缪盈有些慌乱,谎称不知道。回到家后,缪盈想起当初听到父亲拜托鲁尼在他公司安插一个人的话,再想着当年看见刘彩琪和书望碰面,似乎明白了其中的联系。另一边,书澈想起今天问起缪盈时她的不安和慌张,于是上网查鲁尼的资料,发现鲁尼是美国CE公司的高管,而CE是美国最大的轨道交通设备制造公司,他回忆起之前问母亲是否见过成伟及公司投资的一幕幕。
归去来 第22集
书望对此一点也不惊讶,并且交代书澈把今天说的所有话从记忆中全部删除,然后回美国继续学业,开公司。书澈没想到父亲对之前所有的事情都知道,与成伟之间确实有着某种特殊关系,现在他不知道成伟若是继续这样变相地借他手向父亲行贿该怎么做。书望认为是在法律政策里的合法交易,合同里也是清清楚楚的,没有什么不可以。书澈愤怒指责父亲在犯法,之前让小陈叔叔替他顶罪逃过交通肇事罪,他就一天天开始害怕,害怕自己依赖父亲,把父亲的权力当成保护伞和通行证,更害怕父亲最后没有守住是因为他。书望明确表示他一直守住政府官员该守住的纪律,虽说这一次确实是为了书澈,但不是书澈推的,是他这个做父亲的心甘情愿。书澈哭着说自己不要,过什么样的人生也是他自己的事。
归去来 第23集
萧清劝书澈和缪盈谈谈,书澈回家发现缪盈已经走了,也带走了她的东西。缪盈拖着行李游荡在夜晚的街上,不知不觉又来到那个十字路口,宁鸣正在那里吹陶笛,宁鸣万没料到,和女神的邂逅,突然来到眼前。宁鸣问起缪盈为何拖着行李箱,缪盈被戳到痛点,失声痛哭,出于对缪盈知无不尽的了解,宁鸣猜到发生了什么,笨手笨脚解下围巾递给缪盈擦泪。宁鸣带缪盈去了一家甜品店,两人相对而坐,缪盈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:"如果我不是我,他不是他,我们会不会更幸福一些?"宁鸣却说只有他才有被你爱的幸福,如果他怀疑被你爱是不是一种幸福,那么他就不配你爱他。
归去来 第24集
萧清和成然制造缪盈和书澈相遇,给两人单独对话的空间,但两人间很冷淡,什么都没有说。第三扇幸运之门对宁鸣敞开:他在网上找到有人诚聘枪手代考高数。宁鸣接受雇主Rudy Chen面试,他打死也想不到,这个Rudy就是缪盈亲弟成然。宁鸣通过了学历审查和当场模拟考试。成然发现两人相貌竟然也有几分相似,两人谈好酬金,宁鸣接受聘任。成然找人用电脑将两人的脸合成出一个既像宁鸣,又像成然的头像,再用这个头像做出一张假ID,宁鸣就以成然身份,从容地去替考。心不在焉的缪盈在家烧开水,不小心煤气中毒。萧清和成然再次给书澈和缪盈制造和好的机会。听到缪盈出事的书澈,急忙和萧清赶到医院,结果发现缪盈已经清醒并能下床走动。缪盈主动向书澈道歉,而书澈一言不发。
归去来 第25集
由于之前宁鸣考试成绩优异,成然高兴地约他去吃饭,席间,成然提出长期合作,除了考试,还要代他上课,宁鸣虽良心不安,但考虑到诸多因素还是答应了。成然亲手打造了"另一个自己",并给宁鸣租了房子,定了规矩。流离失所的宁鸣终于有了归处。半年后,因代替成然上课的宁鸣成绩出色,艾瑞克教授约见宁鸣,希望他加入自己的项目团队,但顾忌到假成然的身份,宁鸣犹豫了。缪盈联系宁鸣,约他一起吃饭,想把成然介绍给他,结果两人穿得一模一样,缪盈察觉到两人气氛不对问两人是否认识,两人矢口否认。缪盈给他们介绍,两人默契装成初次见面,寒暄聊天,有惊无险。忽听远处一声召唤"Rudy",两人齐声答应,随即双双痴呆。宁鸣抬眼见叫Rudy的是他熟人,起身扑将过去,把熟人拦在十米之外,避免了一场穿帮之祸!两人的鬼鬼祟祟还是引起了缪盈怀疑。
归去来 第26集
该剧讲述了萧清,书澈,缪盈,宁鸣,成然和绿卡等人因为家庭,理想,爱情等种种原因相聚美国,成为藤校精英后,从象牙塔走向社会,一步步完成蜕变的故事。 书澈,萧清,缪盈,宁鸣,因为家庭,求知,追爱等种种原因,相聚美国,成为了海外留学生中的藤校精英。书澈和缪盈本是情侣,没想到两人父亲有无法见光的利益往来,为求避嫌而强迫二人分道扬镳。萧清在几人中是个另类,她深为清廉的父亲自豪,并坚持只享受自身的劳动成果。面对身边所有人的质疑,以及母亲车祸带来的生活压力,毫不退缩。她的品格终于赢得了周围人的尊重,以及与书澈的爱情。
归去来 第27集
宁鸣守护缪盈怒揍书澈
评论加载中...